欢迎访问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工作动态

猎头“猎”才年薪百万的背后
责任编辑: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11 16:09  阅读次数: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  5月30日,第十家省级人力资源服务园在南京开发区开园,80余家人力资源企业入驻。我省现有人力资源服务机构7889家,从业人员近10万,全年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600亿元发展到去年突破1500亿元,年均增速30%左右。

  越来越多的地方意识到:吸引更多优质人才,还是要用专业的办法,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主导作用。

 

  万亿“蓝海”前景广阔

 

  5月29日举行的2018中国人力资本论坛上,人社部人力资源市场司司长孙建立介绍,截至去年底,全国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达3.02万家,行业从业人员达58.37万人,年营业收入1.44万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20%。连续多年的快速增长,使得人力资源服务成为公认的经济蓝海。

  以研制环境设备为主业的南京天加环境科技有限公司,市场营收年增幅逾三成,该公司市场人力资源部经理朱其娟说,人力资源工作只有借助外力才能实现精准高效,去年公司人力中介费用是120万元,今年增至200多万元。南京天加公司拥有员工1200多人,一线员工六七百人,往年公司招聘只能解决需求的六七成,去年起公司与中介合作,基本能满足用工所需。该公司需要中高级管理人员一两百名,这类人员的招聘全部交给猎头公司,一线班组长的培训也交给人力资源服务机构。南京天加布局海外,首个境外工厂落子马来西亚,急需当地高级主管,通过国际猎头公司才落实人选。

  人力资源市场是经济的晴雨表。制造业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百仕瑞公司副总经理倪伟介绍,公司服务的江苏企业达1500多家,今年制造业整体趋好,江苏汽车零部件市场同比增幅逾15%,百仕瑞今年整体营收预计突破2亿元,比去年增加4000多万元。

  南京开发区管委会组织人事局局长罗红玲介绍,园区建设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,不仅是为深入服务企业,也是看中人力资源服务产业本身附加值高,有望成为开发区新增长点。

 

  猎头“猎”才年薪百万

 

  人才市场直接体现经济发展状况。最近,省内某上市公司招聘5个年薪都在数百万元的关键岗位人才,给猎头公司开出不低于岗位年薪一半的价码,这意味着猎头公司每“猎”获一个人,就能拿到上百万元的服务费。省内另一家上市公司寻找两位副总裁,除付给猎头公司200万元费用,还另外奖励推荐顾问20万元。

  在企业内部,人事部门从较为边缘的服务角色走向企业管理核心层。科锐国际是国内首家登陆A股的人力资源企业,公司经理戴云霞介绍,企业人事部主导企业组织架构设计、人才发展和领导力提升等核心事务,人力资源部经理年薪达一两百万元已不稀奇,人力部经理手下招聘专家年薪达七八十万元很正常,这样的人员要有和国际猎头合作的能力,实现全球“猎”人。

  人才中介机构业务经理的收入同样大幅增加,这类从业者的收入是候选人的1/5左右,如果服务对象是四五百万年薪的高级人才,那招聘经理的年收入能达百万元。

  通常猎头服务费标准是所招聘岗位1-2个月的薪资,但这两年,企业愿意提供超过行情数倍的费用以尽快找到所需人才。一些岗位的薪资以每年30%—50%的速度激增。戴云霞认为,民营企业转型,愿意支付高薪引进高端人才,拉动二三线企业薪酬大幅提升。关键岗位的高级人才,一二线城市薪酬差距不大。企业不惜重金揽才,人才致胜的时代已经来临。

  列入南京“培育独角兽”的南京拜腾是智能电动汽车供应商,企业投入将达上百亿元。两年前,公司12名合伙人拿出想法,战略合作者随后跟进投资,先投人,再投设备。明年企业首款车有望实现量产。“投资”就是“投人”,新兴行业层出不穷,人才已从曾经的“支出”变为“资本”。

  科锐国际最新一期人才市场薪酬指南显示,高新技术、医药、新能源汽车、新零售等行业高层岗年薪均超百万元,高精尖人才需求广泛,而传统制造业人员需求和薪酬均维持常态。

  当各级政府紧盯领军人才和科技创业者时,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越来越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员开始打“零工”,他们一反“企业—员工”的雇佣模式,通过兼职、随机接活、众包等方式获得报酬,欧美已有上亿中产阶级打“零工”。科锐国际逾半收入来自灵活用工业务。“如果城市对人力市场新趋势给予更多关注,营造良好生态,会吸引、留住更多人才。”省人社厅市场处处长赵新明说。

 

  吸引人才要靠好生态

 

  医疗健康、新能源汽车、教育、智能制造,信息技术产业和互联网行业快速发展,与其他产业融合,创造大量新兴岗位,高端人才需求大幅增长。江苏百得人力资源集团董事长高辉原介绍,在新兴产业领域,各层次人才,包括研发、推广、中高级管理,都处紧缺状态,南京尤为明显。这方面,江苏城市并不冒进,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最终取决于地方经济和城市综合环境。

  受访的多位招聘业务经理提出,当前很多城市人才政策比较宽泛,需要充分调研当地产业发展状况,面向不同行业的各类岗位,出台有针对性的引人、留人政策,并注重营造有利于紧缺人才继续成长的平台环境。

  “人才的价值要使用才能发挥,城市要‘引人’更要‘留人’。”赵新明对中高端人才的流失,特别是近年我省高校人才的流失深感痛心。各地抢人大战,部分城市政府“引人”指标化,层层考核倒逼,基层简单蛮干、急功近利。赵新明认为,人才建设增量、存量应并重,营造人人向往、人尽其才的良好生态。

  科锐国际党委书记崔爱玲建议南京重视城市营销,加大宣传力度。她认为,南京的人文历史、经济总量、城市环境等综合条件在国内都不多见,真正是新一线城市,但在外界印象中,南京不瘟不火,没有突出特点。“南京要敢于聚焦,集中力量叫响一两个口号,抓好一两个产业。比如南京适合搞科研,可以配合政策,树立‘科研创业,首选南京’的品牌。”以崔爱玲的经验,人才往哪里去,不单单看中某家公司某个岗位,城市形象气质、环境氛围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(载自《新华日报》,201868